点石成金
行業資訊

16個最強新藥帶給企業的四大啟示

衡量新藥重要性的一種方法是該藥能多快代替市場上已有的產品,這是一個關鍵指標,強勁的商業推廣通常預示著某一新藥將成為企業主要的收入來源。EP Vantage發布過一份上市表現最強勁的16大藥物榜單,從中不僅可以回顧過去一些成功新藥的表現,也可以總結出一些特點。

 

常見病藥物時代落幕

曾經有一段時間,藥物上市的成功不僅取決于新藥的質量,還取決于其治療疾病的市場規模。如心臟病、抑郁癥、糖尿病或關節炎的藥物歷來在市場銷售中占主導地位,這些藥物相對便宜,但患者群龐大。此外,制藥公司會建立龐大的銷售隊伍來促進醫生開這些處方藥。新藥上市初始表現越成功,這種藥物就越有可能在專利保護期內成為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

一個典型的成功例子是輝瑞(Pfizer)的利普妥(Lipitor)。雖然其是第5個獲批的他汀類藥物,但利普妥的優越功效,加上他汀類藥物對于心臟病患者的重要性被廣泛接受,該藥上市的頭12個月就在美國創下15.4億美元(經通脹調整,下同)的銷售額。而2年后,輝瑞推出的關節炎藥物塞來昔布(Celebrex)又打破了這一紀錄,其第一年銷售額高達23億美元。

不過,自塞來昔布問世以來近20年中,沒有出現過一款首年銷售額可達10億美元的針對常見病的新藥。相反,制藥行業見證了小市場高價藥物的興起。

未來屬于小市場高價藥物

包攬上述榜單前3位的是吉利德(Gilead)的丙肝藥物:HarvoniSovaldiEpclusa,其上市首年的銷售額分別高達106.7億美元、 90.2億美元、32.2億美元。這3個產品的市場統治地位是由多種因素決定的:首先,這些藥物能夠治愈丙肝,大大滿足臨床需求;其次,這些藥物上市初期的高價(Harvoni價格高達9.4萬美元,Sovaldi價格高達8.4萬美元)促進了高收入。不過,這些只是目錄價格,且隨著市場競爭愈發激烈,藥品支付方與企業達成的價格已降至3萬美元以下。

丙肝藥并不是唯一的代表,榜單上的第6和第8名分別是百健(Biogen)及羅氏(Roche)的多發性硬化藥物TecfideraOcrevus,這兩個藥上市首年的銷售額分別為18.4億美元和16.8億美元。其與丙肝藥類似:高價格和幾百萬的患者規模。新一波的抗癌藥也是如此:輝瑞治療乳腺癌的Ibrance11.6億美元的首年銷售額位居榜單第13位,百時美施貴寶(BMS)的Opdivo8.7億美元位居第16位。

好開頭不保證遠無憂

不過,新藥上市第一年銷售強勁并不一定預示著其有光明的未來。在上述榜單的前十大藥物中,有3種已經撤市,其中2種是丙肝藥。2011年,福泰(Vertex)推出了Incivek,第一年銷售收入高達17.2億美元。兩年后,強生(J&J)推出了首年銷售收入超過20億美元的Olysio。不過,這兩個產品很快被吉利德和艾伯維 (AbbVie)的下一代丙肝藥趕超。最終,福泰和強生分別在2014年和2018年停止銷售這兩個藥物。

榜單上第10位的骨關節炎藥物羅非昔布(Vioxx),因為心血管副作用隱患而退出市場。值得一提的是,該藥的問題還影響了同屬COX-2酶抑制劑的塞來昔布的處方量,塞來昔布后來的銷售額再也沒有超過上市頭12個月創下的成績。

新藥研發熱度轉移

在多種因素下,能夠制定高價、用于中等或小規模患者群體的藥物上市極大地影響了制藥公司研發投資的方向。首先,罕見疾病藥物或靶向癌癥治療的臨床試驗比獲得糖尿病、心臟病等藥物批準所需的大型試驗要小得多。其次,不需要龐大的銷售隊伍來推廣這些藥物,因為開這些藥物的醫生要少得多。最后,藥物定價十分有吸引力。

這種影響從藥企研究重點的變化中可見一斑。以輝瑞為例,該公司在抗生素、心血管疾病和神經科學方面有雄厚基礎,而如今其研究方向集中在抗腫瘤、免疫、肝病、罕見疾病和疫苗——這些都是臨床需求很大,且一種有效藥物可以維持高價格的治療領域。

Harvoni上市初始的強勁表現很難被超越,但鑒于醫療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未來幾年,該榜單很可能會出現價格昂貴的新面孔。

 

來源:醫藥經濟報

点石成金